蘇奕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

太昊靈虞秀眉一挑,“何時知道的?”

“在橫渡混沌劫海時。”

蘇奕說著,自己也取出一些道藥吞服,一邊煉化,一邊道,“不過,你既然故作不知,我也只能裝糊塗。”

太昊靈虞恍然道,“怪不得你之前見到我出手救你時,一點也不意外。”

說著,她冷冷瞪了蘇奕一眼,莫名其妙地罵了一聲,“還是那麼滑頭!”

蘇奕怔了怔,笑道,“我只當你是在罵蕭戩了。”

太昊靈虞眼神有些悵然。

眼前的蘇奕,的確是蕭戩的轉世之身不假。

可終究還未覺醒蕭戩的記憶,自然也和蕭戩的風采和舉止不同。

不過,一想到以後蘇奕就會覺醒前世記憶,那個讓她魂牽夢繞的負心人就會回來,太昊靈虞心中那些悵然就消失不見。

蘇奕的目光,則看向位於山巔中央處的一座古老道台。

早在抵達時,他就注意到這座道台,道台的形狀很少見。

道台之下,爬著一座霸下形狀的石刻。

道台之上,則盤繞著一座負屃形狀的石刻圖案。

一縷縷晦澀奇異的混沌光雨在道台四周繚繞,幻化出一道模糊的虛無門戶。

Advertising

根本不用想,這就是飛仙秘境的入口,被喚作“龍門”!

入龍門,登仙台,舉霞飛升!

“你拼盡所有,不惜讓自己身陷絕境而來舉霞山,就是要登飛仙台?”

太昊靈虞忽地道。

“絕境自有逢生的契機,亦可否極泰來。”

蘇奕道,“而我不止是為了破境,還想進一步看一看,這飛仙台的奧秘。”

一個禁區,卻以“仙”字命名。

這讓蘇奕早意識到,飛仙台極可能是混沌紀元最初時所留。

其上說不准遺留有和“古仙”有關的秘密。

“不怕被人關門打狗,甕中捉鱉?”

太昊靈虞指了指舉霞山遠處。業劫一脈的人和顓臾氏的人都圍堵在那。

蘇奕拎出酒壺喝了一口,“若怕的話,我就不來了。”

太昊靈虞道:“判官若出現,怎麼辦?”

蘇奕笑道:“最不必擔心的,就是判官,他肯定無法返回。”

太昊靈虞一怔,這才意識到,眼前這小命官似乎早料定判官不會出現。

Advertising

交談時,蘇奕已經走到那一座可視作“龍門”的道台前。

至於舉霞山外的局勢,他似乎根本不在意。

太昊靈虞沉默半晌,道,“你安心去飛仙秘境,我守在此地。”

蘇奕心中一顫。

他焉會不明白,太昊靈虞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?

分明是要死守此地,為自己攔截那些大敵!

“不必。”

蘇奕斷然拒絕,“我們一起前往,無論發生什麼,一起來抗就是。”

太昊靈虞怔了怔。

還不等她開口,蘇奕已經指著道台,“更別說,萬一這飛仙秘境內同樣藏有危險,你就不怕我遭難了?”

太昊靈虞:“......”

她心緒變得微妙,蘇奕和蕭戩的性情的確不一樣,但一樣的是,他們都有著非一般人可比的擔當。